搜尋此網誌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真說!「鬼石曼子」島津義弘名震天下的木崎原之戰

名震天下的鬼石曼子—島津義弘的成名之戰

時間是元龜三年(1572)五月四日,地點為日向國真幸院木崎原(宮崎縣蝦野市本地原)
雄據日向國南部的戰國大名伊東義祐派一族伊東祐安率兵攻擊同國南部的加久藤城,結果卻大敗給只有不足五百人,由島津義弘帶領的島津守軍,史稱「木崎原之戰」。

加久藤城是薩摩島津家一族豐州島津家的領地,該地所在的真幸盆地,乃肥後、日向、薩摩三國的接壤地帶,因此以真幸為領地的豐州島津家、伊東家以及肥後國求麻(球麻)郡的相良家,配合大隅、薩摩邊境一眾領主如菱刈、肝付、新納等家藉機反抗島津家,導致各方勢力為爭奪真幸盆地的控制權,在室町時代末期開始,直至戰國初期為止,便已經爭戰不斷。而此戰的主角島津義弘當時則是豐州家的養子。

因此,狹義上來說,木崎原之戰本身的確是伊東家與島津家決定真幸盆地誰屬的一場戰爭,但廣義上,以及結果上來說,木崎原之戰則是了結了近一百年來,以真幸盆地為中心的薩、隅、日爭亂的一場重要戰爭。不僅如此,是戰也奠定了島津家控制南九州霸權,甚至開啟了島津家席捲九州序幕的重要一戰。

所以,木崎原之戰在島津家的歷史地位中都尤為重要,甚至比後來的耳川之戰、沖田畷之戰、戶次川之戰都更加特別。另外,由於此戰完全是藩祖島津家久之父.島津義弘(戰爭當時叫「島津忠平」)的個人表演,因此,這一場戰爭對於江戶時代的薩摩島津藩來說,正正是彰顯藩家武威的絕好例子,也為了神化島津義弘提供了合適不過的戰例。

當然,政治動機如此濃厚之下,對後世描繪木崎原之戰也帶來很大的影響,尤其是此戰的關係記錄絕大部分出自島津家的記錄,伊東家方面則少之又少。雖然島津家的資料當中也有一些可信性很高的,但隨著時代久遠,木崎原之戰的描述也越來越多水份,以至戰事本身的實際情況也越來越難看清。以下我們大概做一下整理。

從當時僅有的史料來說,伊東軍來攻加久藤城時,包括義弘在內的城兵不過數百,而來攻的伊東軍的兵數則沒法完全確認,島津方的史料一般指為三千至二千七百不等。戰中伊東軍裡單單是將領級便共有近二百五十人戰死,按照這個來推算,三千人左右的兵力是十分合理的,當然,在當時的戰爭來說,真正的戰鬥員一般只佔了軍隊的三分之一,其餘的都是後勤及民夫,不算是真正的戰力。

木崎原之戰過程圖

問題是為什麼會造成這麼毀滅性的打擊?換句話說,為什麼兵力處於完全劣勢的島津義弘能夠絕地反擊成功呢?接下來便簡單說一下。

一如上述,相關史料中水份大多不少,幸好當事人之一的義弘自己留下了紀錄,可以讓我們比較接近現場地推測當時的戰況。當然,這個紀錄也是義弘老後的回憶,內容是否絕對無誤是難以證明的,但基於他作為此戰中的一方領導,他的證供自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當義弘得知伊東軍攻來的時候,他形容加久藤城下已被伊東軍放火焚燒,城池也已被包圍,「戰場濃煙密佈,幾近遮天」,這時候義弘唯恐加久藤城內會有內應,使城池迅速失守。於是冒險率領自己的衛隊五十人,外加雜兵,藉助濃煙的掩護,視察加久藤城的情況。義弘自己也形容此舉乃「比螳臂擋車有過之而無不及」。

正當義弘正在思考如何應對時,伊東軍已經發現了義弘隊,並從包圍陣中,派出小隊攻擊義弘,義弘的隊伍中不少人已被敵軍衝散,義弘自身也要拔刀奮戰,帶領手下的精銳衛隊與伊東軍肉搏。攻城的攻擊軍也正好暫時退下來休息,接到義弘在外圍攻擊後,也急忙應對。

義弘回想道,當時他自己「自知性命難保,已有戰死的覺悟」,只管全力奮戰,盡可能擊殺五面撲來的敵軍。或許是因為有了拚死的覺悟,處於寡勢的義弘隊反而慢慢扭轉劣勢,突破了伊東軍的攻擊後,便向位於城外駐紮的伊東軍本營發動進攻,其間有伊東軍的兩名將士殺向義弘,但最終都被義弘一一手刃。

義弘記錄說,自己突如其來的攻擊使伊東軍也開始心生動搖,甚至出現了恐慌。不過,義弘並沒有再詳細地交代當時的情況,只稱伊東軍出現動搖後便引起了連鎖反應,相繼敗逃,於是加久藤城內的守軍也一同出擊,追擊敗走的伊東軍。於是「三山與飯野之間的平原上,散佈被殺害的(伊東軍)士兵屍體」。

另外,義弘在戰後四個月跟島津家重臣報告說:

「此地群山包圍,現在那裡還可以看到不可勝數的屍骸,不管怎樣也很希望你們能立即來看一下」

而義弘回顧木崎原之戰後,在最後感嘆道:

「一國的猛軍被區區二三百人的軍隊消滅,實在是前所未有的,自此伊東家命運窮絕」

從以上第一手的史料中看到,木崎原之戰的原像並沒有後世描繪的那麼轟烈,例如義弘的夫人也加入戰鬥,甚至更聲稱義弘用上了所謂的「釣野伏」戰法引誘伊東軍,進行圍殲云云,都只是後來江戶時代的薩摩藩在戰事基本史實上加入的粉飾渲染,並不十分可信。


無論如何,最後歷史永遠是勝利者所書寫的,以上的資料中當然多少都有一些誇張、主觀的成份,那麼戰敗的伊東家又有沒有什麼總結呢?面對家族史上堪稱恥辱的大敗,伊東家的記錄上也難以含糊其辭,寫道當時的伊東軍「被勝利薰心而輕敵」,因此不守軍法,擅自脫隊攻擊。加上軍中過半是年輕將領,初生之犢皆年少氣盛,各人都拚命攻擊,直至筋疲力盡後,在大熱酷暑下便決定後退到城下的川內川原喝水休息。不料受到得知情況的義弘突襲,最終陣腳大亂,兵敗如山倒。

當中有不少戰將因為是親屬一族的關係,眼見親人戰死,或身陷險境,於是回首援救,卻雙雙戰死,於是造成如此重大的傷亡。

木崎原之戰紀念碑

木崎原之戰對於伊東家來說是一場家族史上的災難,因為將領級共有近二百五十人戰死,當中更包括了伊東家一門眾二十五人,可以說是一場清空了伊東家主要戰力的滅亡戰,而且戰死的將領中一半以上是年青幹部,換言之,木崎原之戰一下子使伊東家的戰力及軍事力量的中樞出現一大斷層。木崎原之戰五年後,與島津家相爭近一百年的伊東家便完全屈服於島津軍前,木崎原之戰的影響之大已自不待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